阅读历史
换源:

064 先请而后教(上)

作品:奶爸的灭世系统|作者:陌刀行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5 12:18:05|下载:奶爸的灭世系统TXT下载
  毕业论文这种东西,通俗来讲就是鸡肋,食之无肉弃之可惜。

  大四临近毕业的学生个个忙得不得了,又要考试、又要找工作、又要实习、还要抽空写论文。

  至于含金量嘛,其实大家都懂的。

  但是因此就贬低食药用菌专业学生的水平,那也是不恰当的。

  “世界上的可食用真菌就那么多,国内在种植也几乎每一种都被人研究透了。”苗满仓领着钟衍走进一个大屋子,他边走边介绍道,“想在已有的菌种上做文章,论文查重这一步就很难突破。”

  “这个屋子里的野生食用菌种,是今年毕业的师弟们从山里一颗一颗找回来的,来源遍布全国各地。当然了,也有找不到食用菌的,就找了些其他玩意回来凑数。先不管能不能吃,总归是把毕业论文写完了。”

  “可惜你来得有点晚,没看见那兜被沈渊教授当宝贝收藏的小红菇。听说内部蕴涵大量致幻毒素,可以制作治疗精神类疾病的特效药。找到这兜蘑菇并培育成功的师弟,还没毕业就被留校继续做这个课题。”

  不等他说完,钟衍就由衷的发出了感叹:“这间屋子就是个宝库啊。”

  “宝库?哪里来的宝藏?”

  苗满仓顺着他的视线看看空了一半的屋子,对钟衍的点评很是不解:有价值的野生菌,比如致幻小红菇什么的,根本不会进入这里,早早就被沈渊挑中带走。

  剩下的野生菌,该存档的资料早都存档——包括被采集的每一株野生食用菌的地理位置、精确经纬度、环境近远景照片都有存档。

  论文的数据证明,它们除了能证明生物的多样性,根本没有太多经济价值。

  “你看中哪袋只管拎走,”苗满仓很是大方的挥了挥手,“正好替我减轻了工作量。”

  “这里的种料袋我一个都不要,”钟衍看了看天花板上的通风口,他直截了当道,“你去把排气口的第一格空气滤芯拆给我就行了。”

  不管眼前的屋子里曾经有过多少蘑菇,也不管它们曾经释放过多少孢子。

  这些真菌孢子的最终归宿,多半都在排气口的空气滤芯上。

  苗满仓闻言肃然起敬:“果然行家。你要不是沈教授决定特招的学生,这间屋子的空气滤芯说什么也不能让你拿走。要是将来你从这堆孢子里研究出什么成果,在论文的署名栏的最末尾,给我留个签名的地方行不行?”

  “好,没问题。”钟衍不假思索的满口答应着。

  说穿了,这里就是个堆杂物的库房。

  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菌种袋堆在一起,各式各样的食用菌开伞之后,都把孢子扩散到空气中。不同菌种孢子相互混杂“污染”,使得屋里的东西完全没有采集下来继续科研价值。

  但凡有一点价值的东西,也不会丢在这里任由其他孢子混合污染。

  不做亲子鉴定都不知道谁是它妈的玩意,谁爱要谁要。

  想从数以百亿的孢子中,挑出自家需要的孢子并且研究成功,其难度不会比印度航天局登陆火星要低。

  它们唯一的用处就是,继续长出子实体(蘑菇),给苗满仓等人涮火锅提供源源不断的素材。

  等到哪天种料袋的养分耗尽,再也长不出蘑菇,就会跟其他废料一起送去当农家肥。

  苗满仓知道这点,他压根不信钟衍能从这里边研究出成果,所谓的最末署名权也仅仅是个玩笑。

  他敢把这句违反科研基本原则的话当真,沈渊教授就敢让他永远毕不了业。

  连常识都没有的研究生,放出去实在丢了自家的脸。

  按常理推断,苗满仓的想法完全没有问题。

  但是再好的常识也抵不过一件事,人家钟衍有挂,开挂的人生不能以常理判断。在苗满仓看来无意义的孢子混合物,到了钟衍的手里就是充满生物多样性的宝库。

  不说别的,就算钟衍有能力跑遍全国各地。他想要找到如此多而全的野生食用菌孢子,光是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就够喝一壶的。

  拿到了想要的东西,钟衍照例去找沈教授道谢——做人要懂得感恩,虽说只是些来自全国各地的野生食用菌孢子,看上去并不值钱。

  是这些食用菌都是本专业学生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,沈渊不点头,钟衍连一个孢子都别想带走。

  “你们回来得正是时候。”不等钟衍开口道谢,怒气冲冲的沈渊招手把两人叫过去,“走跟我去趟副院长的办公室,我就不信东凰工大还没有个说理的地方。”

  “覃光头想一手遮天当学阀,老子偏不让他如愿!”

  钟衍瞟了瞟沈教授身后的七八个男男女女。

  除了李寒阳比较眼熟以外,其他几个人钟衍都只在花名册上见过,都是跟着沈渊做研究的弟子。

  联想起之前的所见所闻,钟衍忍不住在心中嘀咕道:“沈教授把所有的弟子都召回来,这是铁了心要和微生物制药专业的覃教授打擂台?”

  也对,无论谁被别人跨领域学科虎口夺食,心情都不会愉快到哪里去。

  尤其是像沈教授这样的学者,他有自己的产业不指着学院的工资吃饭,当教授多半也不是冲钱来的——能把七成新的机器当废品处理给钟衍的教授,绝对不会差钱。

  既然他对于利益不太看重,那么对名声的追求,或许就会比一般搞科研的教授稍微热切些。

  通常来说,如果有校外的甲方找到学校请求合作。

  不外乎两种方式,其一是慕名而来,听说了某教授的声望,指名要跟他进行合作。

  第二种是撞大运,姑且发个邮件问下相关的学校。有合适的就推荐个人过来,大家在电子邮件中初步了解一下。

  跟沈渊沟通的是第二种,甲方先找到负责校企合作的副院长。

  由常务副院长审核了甲方的合作资质,确定不是皮包公司之后,再通过他与沈渊取得了联系。

  沈渊前期跟甲方聊得好好的,眼看这两天要签合作意向了,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。

  好比是沈渊做好的菜,还没等上桌就被人连锅端走,沈教授不炸毛才怪。

  既然覃教授认为自己更有资格带项目,沈渊带着研究生弟子跟他进行现场学术交流,想必他也不会拒绝吧?

  未来的研究生导师兼学术靠山,让钟衍一同来撑场面壮大声势,钟衍当然欣然遵从。

  “钟衍过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几位学长学姐,”趁着两人回到队伍末尾的空档,李寒阳赶紧向他介绍沈渊的其他弟子。

  众人都听说过钟衍的名字,也知道他用家传秘法改进了沈渊的作品,大幅提升的一款不被市场看好的平菇品质。

  大家明年的高质量论文能否顺利按时发出,有一半都着落在这件事上,对钟衍自然是欢迎得不得了。

  钟衍秉承商业互吹的原则,很是热烈的与众人交流了一番。

  等到将气氛带到无比融洽之后,他才压低声音问到:“微生物制药的覃教授,他到底抢走了什么项目,居然惹得老师这么生气?”

  “听说是一个跟超级霉菌有关的项目。”李寒阳以同样低的声音回答道,“甲方希望找到一种能在木质核心内部生长的霉菌,同时这种霉菌还要具有一定的耐药性,不会被植物自带除菌剂彻底灭活。”

  钟衍仔细咂摸了一会,觉得类似的项目以前什么地方见到过,可是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  “好像有关霉菌这块,咱们的老师和覃教授都不算是对口专业吧?关于这个问题,几所林业学院没准都比咱们研究得透彻。”苗满仓看大伙讨论得热烈,随便找个了切入口加进讨论圈。

  他的话刚出口,就收到众人一致投来责难的眼神:“你咋不吼得再大声点,最好让今天来签合同的甲方听见?”

  “不对口没关系,”领路的沈渊听见了大家的讨论,他头也不回道,“我的样本数据库里,有上百种能在树木或类木质纤维上寄生的真菌。一样样试过去,总能找到甲方想要的。实在没有的话,还可以想办法培育一种出来。”

  “覃光头手里的东西,做抗生素还凑合。他想跟我抢这个项目,门都没有。”

  一行人就这样气势汹汹的杀向副院长办公室,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将被人夺走的项目亲手夺回来。

  东凰工大西院,副院长室外。

  “您怎么来了?我不是跟你说过——”副院长关填海目瞪口呆的望着沈渊,他又看了看老教授身后的众人,“其他人要是没事的话,就先回去做正事。”

  “哎——你先别急着赶人,今天我带他们过来是抱着学习和请教的态度,这是他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课。”沈渊冷哼一声,“根据请教结果的不同,我的学生可以学到两个重要的人生经验。”

  “要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专业深度没有学科内外之分,搞科研就该活到老学到老。”

  “要么就得学会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,如何从别人盘子里抢东西吃。能学会其中一项,这两年研究生也算没有白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