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134、一腔真情喂了狗

作品:此人不在我之下|作者:别叫我大人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0-02-14 22:02:50|下载:此人不在我之下TXT下载
  “林道友,我们需要先前往桃花岛,您若是……”

  “不急,我也许久没见黄老邪了,正好去叙叙旧。”

  魏昆无奈离开,看了眼拉着李莫愁睡在一起的林朝英,他只好回去找黄蓉。

  “林道友,前面有一方水塘,赶路全是尘土,我和莫愁……”

  “多大人了?洗澡也要让陪?莫愁,走跟我一起去,刚好我也泡一下解解乏。”

  特么那是凉水,你解乏毛。

  注视着李莫愁幽怨的目光,魏昆无奈叹息。

  “不用,一条船就好。”

  海边,魏昆还没说话,林朝英就冷冷的表示。

  片刻,魏昆郁闷的看着沉重的小船在水面晃荡着,心中一阵紧张。

  “公子别担心,老汉我开船几十年,无论是大船小船,柳叶船还是大肚船,无论是新船还是旧船或者经手十几次的船,我都能开的稳稳当当。”

  “呵呵,老司机啊。”

  魏昆黑着脸吐槽。

  老汉哈哈大笑有些得意:“唯手熟尔,我们这些手艺人没什么能耐,呆着一个船使劲开,久而久之也能练出一手好功夫。”

  魏昆懒得理他,没见识的乡下人,岂能知道不一样的船有不一样的感受?

  有的船狭小无比,有的船外小内大,还有的外大内小,更有的船舱竟然是歪歪扭扭的,都是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魏昆虽然才开过三艘船,却也感受到三种不同的风味,其中乐趣不为外人道也。

  “黄老邪倒是会享受,这桃花岛落英缤纷,景色优美,倒是安家落户的好地方。”

  林朝英背着手欣赏的看着岛上的精致,自顾自的往前走。

  忽然飘身而起,也不让人指路,就那么一路踩着树尖往岛中心而去。

  迎着黄蓉的目光魏昆解释道:“先天高手,气机感应很是强烈,岳父大人也是先天高手,更何况家中有无数人居住,生命的气息浓烈,她不会走错的。”

  黄蓉这才安心,却也有些羡慕:“昆哥哥,你说那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我要不要练一下,蓉儿总感觉跟昆哥哥比,自己太懒惰了,。”

  魏昆无语:“你还知道自己懒,你要是有莫愁一半用功,早就独步江湖了。”

  黄蓉顿时一瞪眼有些不开心:“她都用功去练功,蓉儿的时间都是伺候昆哥哥你,你喜欢哪个。”

  “自然是蓉儿。”

  想都不想的回答。

  旁边李莫愁黯然神伤。

  黄蓉得意的一勾嘴角:“莫愁妹妹对你那么好,平白一腔真情喂了狗。”

  魏昆:“……”

  我是狗你是啥?

  给你一个眼神,自己领会。

  黄蓉气结,拉着魏无敌就走。

  “爹爹爹爹,抱抱。”

  “来了。”

  抱起魏无敌放在肩膀上,一路穿过桃花林来到家中,却见黄药师与冯蘅,正陪着林朝英坐在茶几跟前饮茶。

  看到几人,顿时招了招手:“先去沐浴,然后再过来。一路风尘仆仆的,像什么样子。”

  几人打了个招呼,纷纷去了温泉那里。

  魏昆却直接打了一些冷水冲洗一下,换上干爽轻便的长袍,长发往脑袋后面一甩,手里捏着一把扇子宛若偏偏贵公子一般走了过来。

  脚下的拖鞋很是凉爽,来到几人跟前坐下,毫无形象的侧躺在草地上,举起一个酒壶就往嘴里灌。

  黄药师也不介意,一起生活那么久了,早就当自己家孩子看呆了。

  林朝英却眼前一亮看着潇洒不羁的魏昆,一双眸子烨烨生辉。

  “林姑娘……”

  这么大年纪还是姑娘。

  魏昆心中吐槽。

  黄药师却没觉得有什么:“哎,一转眼多年过去,姑娘却已经风华绝代,青春美貌。那纯阳剑仙的传承,果真是了得。”

  “因缘际会,时也运也。黄兄,你也风采依旧,而且更进一步。可笑当时无人竞争天下第一,一个痴心妄想,一个逍遥自在,一个看破世叔,更有一人为此殒命。却不想黄兄反而更进一步,逍遥自在,享受生活。”

  林朝英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黄药师,当时一群人,黄药师最为激进,西毒最为执着。却没想到,这激进的一人反而平静下来,成就最高。

  即使是她如今面对黄药师,也不敢轻易说压对方一头。

  黄药师哈哈大笑,心中也很开心:“你若是知道我这女婿的经历,那就更感慨了。他修炼数年,十几岁才走上武道,如今已经先天不弱你我,气死人也。”

  “倒是天资不凡。”

  林朝英美目翻转,盯着魏昆打量。先天高手的眼力很是了得,魏昆穿的又是轻便,林朝英一眼看出里面空荡荡的。

  再加上一双大腿叉拉着,一时间像是被针扎了眼,整个人都呆了。

  “林姑娘既然舍得走出古墓,不妨在这桃花岛多呆一些日子。刚好老顽童也在这里,我们一群老朋友叙叙旧。哎,时光飞逝,如今能说上话的人,已经不多了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

  林朝英微微低下头,脸颊微红,小手抓着膝盖的长裙,手臂颤抖着。

  这混蛋,怎么这么不检点,恶心死了。

  大眼睛乱转,余光不断的看过去。

  可惜,魏昆已经起身打着哈欠离开。

  林朝英心中怅然若失。

  等她晚上回到被安排好的房间,看到李莫愁翻着白眼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顿时气的脸都黑了。

  就这一会没看住人,就被那小子得手了,可恶。

  鼻子动了动,脸颊微红。

  眼珠子乱转,心虚的看了眼咧嘴留着口水宛若痴傻了一般在哪笑的李莫愁,将对方往里面一推,迟疑一下扒拉干净自己,然后也躺了过去。

  深深吸了口气,一时间整个人都软了下去,只感觉娇躯慵懒的可怕,一点精神都提不起。非得要什么人来用鞭子狠狠的抽几下,才能提起兴趣一样。

  翻来覆去的大半夜,林朝英弄了一身臭汗,却怎么都睡不着。怅然若失的看着浑身脏兮兮的李莫愁熟睡过去,林朝英心中叹息空落落的呆滞起来。

  “我这是怎么了,难道是年纪大了?想那些不该想的有什么意思……”

  可是又感觉身体空落落的,像是体内骨头血管五脏什么的都消失了,只剩下了一张皮一般难受。林朝英只想填充一些什么,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。

  那煎熬的心情,让她瞪着眼睛看着屋顶一直到天明,才微微疲惫的睡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