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396 问题不好办

作品:非洲农场主|作者:若忘书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5 09:38:14|下载:非洲农场主TXT下载
  (感谢好友19860202月票鼓励)

  一直玩到了下午四点钟,小苗苗才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今天没有睡午觉,一直都是在努力的玩耍,让小家伙的体力消耗也比较大。

  老刘也是瞅准了机会,然后将小家伙从泥浆里给抢了出来,跑到边上的河流里这就是一顿洗。

  小家伙本来还有些想要打瞌睡呢,被老刘这一通洗又给洗精神了。那个快乐的笑声就没有停下来过,在河里洗澡跟在家里的浴缸、后山的温泉、山下的大湖,那可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就这个小家伙顺便还抓了一条鱼丢到岸上来,这就是平头哥的口粮了,也算是尝尝河鲜。管你啥有刺没刺的,平头哥也不在乎。

  “刘哥,是不是该回家了?为啥我觉得你比苗苗玩得还要开心呢?”看着的王莎莎很无奈的喊了一嗓子。

  玩耍这个事情,重在参与。你要是只在边上看着,就会很无聊。现在的王莎莎就是这样,可是她可不敢像他们父女俩这么豪放的玩。

  老刘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,才将这个小家伙给洗干净。只不过这个干净的等级,也就是暂时身上没多少泥浆了。要想变成干干净净的小白娃,你也只能等回家里再好好洗。

  拿着对讲机跟家里边联系了一下,晚上回去得会晚,就吃烤肉。

  瑞文他们这些旅游车队的人,其实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就已经往回赶了,要不然会耽误这些游客们的晚饭。

  小家伙刚刚虽然洗河澡的时候有些小精神头,只不过在坐到车里,将湿衣服都换掉之后,就开始缩在王莎莎的怀里睡觉。

  老刘瞄了一眼,小家伙睡得那叫一个香啊。小脚丫就放在辛巴的身上,小胳膊也给扔到了一边去。

  为了让闺女睡得好一些,老刘也没敢开太快。

  就算是她很喜欢这样颠颠的感觉,你要是把人给颠起来那还有啥喜欢的,都得把人给颠零碎了。

  都快晚上九点了,老刘这才回到了家里边。小苗苗睡得可是真香,一口气一直睡到现在。车子停稳后,就好像给了睡梦中的小家伙一个信号,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小哈欠。

  眨了眨眼睛,皱了皱小鼻子,“爸爸,我啥时候回家了啊?”

  “还说呢,你一直都在睡。你看看给你莎莎姐压的,现在胳膊腿都不能动了吧?”老刘笑着问道。

  王莎莎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,“现在的感觉,太舒爽了,都不是我的胳膊腿了。”

  “慢点,我先将动物们放出来,然后再把小家伙抱下来。”老刘无奈的说道。

  其实老刘都很佩服这丫头了,这可不是几十分钟的事情,而是好几个小时呢。

  在家里边睡觉的时候,他就被小家伙枕着胳膊睡过。那时候早晨起来后,他都觉得胳膊不是他的了。

  “你们这也是太能玩了吧?说晚上商量事情,这个时间才回来。”陈成走出来很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苗苗睡着了,就没敢开太快。都饿得不行了,大家伙一会儿再陪我们吃一些。”老刘苦笑着说道。

  “爸爸、爸爸,吃啥啊?”睡饱饱的小家伙兴冲冲的问道。

  “吃烤肉,满意了吧?”老刘说道。

  小家伙满意的点了点头,小样子更加的开心了。

  也是妥妥的肉食动物,虽然青菜也能吃一些,但是那个就是副菜,主菜还得是肉当家。要不然这个小家伙也不会长得这么快、长得这么壮,远超同龄娃。

 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,老刘抱着酒来到了外边。

  “我得喝点啤酒,这么晚了白酒整不动。”陈成说道。

  “陈哥,我也喝啤酒。”王莎莎赶忙举手报数。

  “也是今天发现的一个小状况啊,现在虽然规范了马拉河边上的纪律,也对观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”等陈成回来后刘文睿说道。

  “大家伙一起想想办法,看看怎么才能够将这个矛盾提前给解决掉。我就担心时间长了,会让阳光公司钻空子,给咱们添乱子。”

  “瑞文过来的时候也说了一下这个状况,不是那么好解决啊。”陈成喝了一口啤酒。

  “角马渡河,本来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其实就算是他们也按照往常那样的观赏行为来看,也未必能够看得见。”

  “咱们现在这么做本来影响也不是很大,只不过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,也确实会成为别人攻击的借口。”

  “其实现在也有一些人有反对意见,只不过因为西蒙的介入,还有我们别人的劝导,才没有别的状况发生。”瑞文说道。

  刘文睿点了点头,“这一点大家做得很好,只不过现在就得提前考虑一个解决的办法了。要不然等矛盾真正爆发以后,肯定会引发冲突。”

  “现在咱们也算是在这里扎根了,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能等冒出来以后才去解决,得拿出来一个积极的态度。”

  大家伙齐齐点头,刘文睿说的是正经话。

  边上的小苗苗也跟着似摸似样的点头,至于说是对烤肉的味道表示赞许,还是听明白了老刘他们的话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“老三,我就觉得这个事情不管咋解决,都不好解决。”陈成又接着说道。

  “角马渡河,从哪里渡河,这都是有很大不确定性的。除非人们都到边上去,角马能够不理会。而且还得在固定位置渡河,这才能够减少一些矛盾。”

  “瑞文,现在角马渡河大约就是在那八个渡口么?”刘文睿问道。

  瑞文摇了摇头,“其实整个河边的渡口有十多个,只不过那八个渡口的观看位置好一些。别的小渡口没有办法停那么多的车子。”

  老刘点了点头,“等这两天我再到河边看看去,那八个主要渡口应该就是河流最平缓、最适合渡河的区域了。”

  “到时候咱们在边上看看,能不能将观看的距离都往前推一推。找出能够近距离观看,又不会影响角马心情的那条线。”

  “然后再看看能不能修建个看台啥的,这样也能够让游客们容纳的数量多一些,就算是拿着相机拍照也不会因为前边有人拍不到。”

  “这可是一笔费用啊,八个渡口,差不多就得修十个以上的看台吧?而且修了看台,咱们就得对上看台的游客们安全负责。”陈成皱眉说道。

  “哎……,没办法啊,就算是花钱也得简单的弄一个。不用座椅啥的,就直接台子吧,投资还能少点。”刘文睿苦笑着说道。

  “要不然恐怕用不了多久,追着角马跑的状况还得发生。到了那时候咱们前期这些努力就都白费了,都是在做无用功。”

  “反正马拉保护区虽然是肯尼亚的国立保护区,我现在也当成了自己的地盘在经营。鲁迪,如果我们再往保护区多投放五十人,就能够把整个保护区的防护工作都给接过来了吧?”

  鲁迪点了点头,“现在就已经有二十人的队伍每天在巡逻,其实达到四十人就已经完全没问题了。”

  “我们保护区正常的巡逻队伍才二十五人而已,只不过因为您的公司是民间保安公司,想要取得合法的权利,就要多一些人数才行。”

  “这一点啥问题都没有,反正我预计要在整个保护区投放一百人的巡逻和维持秩序的队伍呢。”老刘笑着说道。

  “修建这个看台,确实是要承担一定的经济压力与责任,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也是能够缓解和解决矛盾的一个方法。”

  “西蒙,这样的投资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啊?而且我觉得也会有新的矛盾。比如说您的看台要修建多大,如果游客很多,有些人无法登上看台怎么办?”瑞文问道。

  “呃……,这个确实也是个问题啊。”老刘愣了一下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自己确实是一片好心,想要给这些人提供一个观赏的地方。可是要是像瑞文说的那样呢?来得晚的没有抢到位置,正好角马还渡河了,到时候会不会闹?

  人的思想有时候就会这么狭隘,他们不会去想你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投入了多少,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没有受到公平的对待。不患寡而患不均嘛,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你看现在没有统一的管理,来晚了前边有人挡着,看不着也就看不着了,顶多是惋惜一下。等真的有了看台之后,要是也有了这样的情况,估计有些人就该喷了。

  大家伙都变得严肃起来,这个矛盾好像不管你想什么样的办法来解决,也都是不好解决的矛盾啊。

  “哎……,还是先吃烤肉吧。这个事情咱们先不考虑了,等我在河边上转悠转悠的,看看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。”老刘叹了口气。

  大家伙也是不好再说啥,这个问题真的并不是那么好解决啊。做了好事修了看台,虽然跟司机们的矛盾化解了,也会涌现出新的矛盾,将来搞不好就会出现抢位置的情况。

  想要找到一个皆大欢喜的解决办法,不仅仅是难的问题,而是非常难。